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分析 >> 正文  
 

金砖国家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达52%金融合作空间巨大

来源: 时间:2017/6/13

十年磨一剑,金砖合作机制即将在今年开启第二个十年。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金砖国家能否保住各自的含金量,并继续带动全球经济发展?

6月10日至12日,金砖国家政党、智库和民间社会组织论坛在福州市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在开幕式上表示,10年来,金砖国家合作发展取得丰硕成果,已成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重要平台,成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完善全球治理、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的重要力量。

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合作撰写的《金砖国家可持续发展报告(2017)》指出,十年来,无论是金砖国家GDP、贸易进出口、对外投资总量及其占全球的比重,还是金砖国家经济自身增长,对全球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越来越大。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2006至2015年,金砖国家GDP占全球GDP比重由22.9%提升至30.7%,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达52%。金砖国家进出口总额占全球比重从2006至2015年也在逐年提高,由11.9%提升至17.2%。

报告认为,金砖国家经济各具特点且存在较强互补性,金砖国家合作紧密但仍有发展空间。中国是“世界工厂”,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制成品出口优势明显;巴西是“世界原料基地”,农牧业发达,矿产资源丰富;俄罗斯是“世界加油站”,油气资源丰富;印度是“世界办公室”,IT优势明显;南非乃“非洲门户”,金融业非常发达。

“金砖国家可以加强产业合作,以各国的支柱产业带动相关联产业,提高金砖国家的产业链竞争力,提升金砖国家及发展中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用生说。

目前,中国已分别成为俄罗斯、巴西、南非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印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是巴西和南非的第一大出口市场,印度第三大出口市场和俄罗斯的第六大出口市场。

近年来,以资源为主的俄罗斯、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经济增长有所回落,引发“金砖褪色论”。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认为,在当前世界经济乏力的背景下,金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依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中流砥柱,经济增长潜力巨大。

金砖国家的人口占全球的43%,黄金储备、外汇储备占全球的40%,GDP占全球的23%。截至2015年,金砖国家在全球十大经济体中已占据四席,第二位是中国,第七位是巴西,第八位是印度,第九位是俄罗斯。

金砖银行要逐步降低对美元依赖

十年来,金砖国家在金融合作方面取得多项成果,其中,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成立被誉为南南合作发展理念的一大创新。

对于新开发银行的创新元素,金砖银行副行长保罗·巴蒂斯塔举例说,该行的宗旨是为新兴经济体服务,考虑到很多国家没有很强的创汇能力,该行将推动各国本币的使用,逐步降低对美元的依赖。2016年4月,该行发行了5年期、总额30亿元人民币的绿色债券,

同时,巴蒂斯塔表示,该行将大力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引导资金向节能环保的产业发展。“我们已经制定了一些绿色债券的原则,确保募集资金专项用于支持绿色项目,在信贷和融资方面实现100%的绿色。另外,我们20%的资金都投入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的项目。”

另外,巴蒂斯塔指出,与传统银行相比,金砖银行的项目审批流程尽量精简,“审批手续被限定在6个月之内”。他还强调,该行的宗旨是帮助客户,“而不是让它们强行接受我们的条款和政策”,“我们要在成员国现行的法律框架内对它们进行资助”。

新开发银行是由五个金砖国家政府创建成立的国际多边金融机构,2015年7月宣告成立并开始运营,总部设在上海。规模为1000亿美元,五国各占20%的份额。

2014年,金砖五国还签署了《关于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条约》,旨在加强金融风险防范。初始承诺互换的规模为1000亿美元,其中,中国最大互换金额410亿美元,南非50亿美元,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各180亿美元。

此外,金砖国家内部不断提升本币结算的比例和货币互换协议规模。中国与其他四国签署了3000多亿元的人民币互换协议。“伴随全球化的发展和金砖国家新兴市场的发展,金砖国家货币国际化对于金砖体系金融稳定具有重要作用。”王文说。

类似“债券通”合作模式受期待

金砖日益密切的经贸合作对资金往来和风险对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建议,可以尝试在成员国债券市场之间建立类似中国内地与香港的“债券通”合作模式,开通债券的互投通道。这一建议得到了多位嘉宾的响应,甚至有人提出构建“金砖通”平台。

作为建筑业的代表,武夷实业的董事长丘亮新表示,随着“走出去”不断深入,希望金融机构对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加大。“‘一带一路’的话题现在很热,但落实到具体项目的融资上常常并不容易。”

同时,他希望,中国各金融机构“走出去”的步伐能够进一步加快,满足企业在海外开展业务的需求。他同时呼吁,针对企业在海外的实体投资、产能合作项目、工业园区建设,金融机构和外汇管理部门应减少外汇管制方面的限制。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指出,该公司的海外业务重点在中亚、非洲和美洲的经济欠发达地区,并已经在俄罗斯和南非两个金砖国家进行了投资。在投资过程中,他呼吁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并希望能有更多中国金融机构在“一带一路”沿线设点。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给他们黄金,他们给我当地货币,而我们的贷款是在国内做的,”陈景河说,这个过程中企业是有过教训的。

国开行首席经济学家刘勇指出,过去十年中,除了人民币之外,其他四国的主权货币兑美元均出现大幅贬值。当前,中国在这些国家以美元为主融资方式,容易遭受汇率波动的冲击。如果绕过美元、采取人民币融资,将可以规避有关国家对美元汇率的风险,并降低汇兑成本。

中国金融机构积极在金砖国家布局

紧跟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中国主要商业银行也正在积极布局对金砖国家业务。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黄毅表示,自2015年以来,建行为12个金砖国家项目提供了20亿美元融资,并储备了40多个项目,总投资额超过200亿美元。

中国工商银行首席风险官王百荣表示,在金砖国家中,工行重点支持电力、电信、资源和农业的产业合作,比如,推动中国水电技术和巴西的水力资源对接。他透露,工行正在跟进的金砖国家合作项目有38个,涉及的融资金额超过300亿美元。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开发性金融机构,国开行高度重视银企合作,支持金砖国家发展。王用生指出,截至2016年底,国开行总资产超过两万亿美元,国际贷款余额超过3470亿美元,其中,对金砖四国的贷款余额接近600亿美元,约占全行国际业务贷款余额的17%。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对金砖国家也开展了大量的业务。中信保首席经济学家王稳介绍,中信保对印度累计风险敞口660亿美元,责任余额25亿美元;对俄罗斯总风险敞口525亿美元,责任余额24亿美元;对巴西总风险敞口394.5亿美元,责任余额19.4亿美元;对南非总风险敞口162.8亿美元,责任余额6.1亿美元。金砖国家整体的报损率约为2%。

《金砖国家可持续发展报告(2017)》显示,尽管金砖国家正在成为主要资本输出国,但金砖五国间的投资联系紧密程度远远不够,发展潜力巨大。根据2010-2014年的平均数值,金砖国家内部投资在金砖国家整体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流量中所占比例仅为0.5%,远远低于APEC(47%)、G20(42%)、RCEP(30%)等区域性合作组织。

为了进一步鼓励金砖国家间的经济合作,王用生强调,要加强开发性金融与政策性金融、商业性金融的合作,加强各国金融机构参与多边金融机构的合作,创新投融资合作模式,为重点领域、薄弱环节提供综合金融解决方案,促进合作共赢。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附件:

    上一篇文章:5月财政收入增速创年内最低多领域民生支出保持两位数增长
    下一篇文章:统计局:1-5月固投8.6%增速并不低 平稳增长势头可延续
     
     
     
     

    主办单位: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制作维护:云南省经济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云南新锐和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版权所有,不能转载

    滇ICP备05000002